顾先生__权老板

训诫文写手,暴躁且护短
沉默不代表我怕你
惯着你也是有底线的
三观不合莫来扰我
我用心对待每一个人
就看你有没有用心对待我了

用实力证明了人吃饱了有多闲

emmmmm

宣个群,专门放我×凌少的文

有拍有车

乐意看就进

不乐意看就不进

老福特逼我🙃🙃

714492567


我觉得很牛逼嗷,什么都屏?嗯?
限流也不用这样吧?嗯?
我觉得有阴谋,每一次都是赶我热度上去了屏蔽
有毒?
还是说想逼着我不写文,成为一个真正的透明?

凌权

★这是一个憨批亲友×我的文

★前排艾特另一个当事人 @是凌少爷呀i(权悠凌)

★这个世界简直辽,我居然沦落到写别人拍自己的文,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sp训诫文,不懂百度

★实践向,可能会cp向,就怕九尾君幸食和受受要打我。公开出 gui可还行。

★艾特 出 gui 对象的太太 @九尾【权九】 艾特我夫人 @君幸食 还有一个没有号,这里就不艾特了🌚

★看文随缘,tag就不打那么多了

  

  叩叩叩

  我西装革履面带微笑的敲响房门,这房子里住的是我名义上的主,因为实际上,我们俩都是双。

  有句话说的好,两双相遇必有一主,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拼气势了。

  但是我们俩不一样,怎么说呢,套用到bl的圈子里,我们俩应该是属于互攻。

  至于今天,啧,欠打的是我,我需要一个发泄的端口,而他,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毕竟没有什么人,比cp来的更可靠。

  房门很快被打开,里面的人朝我笑了笑,侧身让我进了门。

  “今天什么风将顾先生您给吹来了?”

  “凌少就别贫了,又不是说你不知道。”

  “这种事情,你不说我这么知道?嗯?难不成我会读心术不成,先生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这是他惯用手法,基本上这种时候,就算是提醒我该入戏了,想挨揍就得乖乖服软演下去,平日里那种架子这个时候就没必要端着了。

  我深吸一口气,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搂着他亲了亲他的脸颊“我欠揍了,需要凌少来狠狠责罚我一番,好让我找到迷失的自我。”

  凌少笑开了,微微推开我一点,手放到了我的皮带上。

  我由着他解开皮带,将我带到沙发上趴着。

  “顾先生,您可得想清楚了,我这一动手,你不哭着求我,我可是不会停的。”

  这说的完全是废话,哪一个不是这种结果?可他偏偏每次都要问一下,好似特别喜欢这种感觉一样。

  熟知他性子的我,没有什么接不下去的话“我考虑清楚了,还请凌少莫要心疼的手下留情才好。”

  “嘁,我心疼你?”凌少将皮带对折,狠狠抽在我因为姿势而翘起来的臀部。

  啧,真疼啊。他果然是个不懂怜香惜玉的人。可偏偏如此的令人着迷。

  嗖啪,嗖啪,嗖啪

  皮带兜着风砸下来,如同他说的一样,丝毫不手软。

  我疼的嘶嘶抽气,也没见他松了一点力气。

  啧,我要是不找个机会 艸 的他哭,我就不姓权!

  不一会,他就已经打完三轮了,到第四轮的时候,我没忍住伸了手去挡,他没来得及收手,皮带从我指尖扫过,疼的我手抖。

  “你 他 ma 煞 笔吗?啊?规矩都忘完了是吗?曹 丹 的玩意儿,你就欠 老 子 打死你!”

  “嘶~这玩意真疼啊,十指连心什么的,古人诚不欺我。”

  “呵呵,还有心思耍嘴皮子,看来是不太疼啊?嗯?”

  “我什么时候说不疼了?”

  “懒得听你解释,”凌少松了皮带,从沙发垫后面翻出板子,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腿,示意我趴上去。

  我……

  说实话我不是很想,虽然这个姿势很有安全感,但是只要一想到我要被一个我压在身下的人按在腿上打什么的,我就莫名xiu  chi。

  在我犹豫期间,凌少已经等到不耐烦,伸手将我拽到他腿上。哦,忘了说了,他跆拳道十级来着,力气什么的,不用我多说,你们自己体会。

  问我?我玩空手道的。所以我要是想,他也不好挨。

  他拽了我的裤子,板子毫不留情的砸下来。这个砸,就很有灵性了。那是真的疼哦,砸进骨子里的疼,不带开玩笑的那种。

  刚刚受过皮带洗礼的我,哪里受得住他这种狠打的法子,立马就疼到冷汗直冒。

  他真的是挺手黑的,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每一次都会逼到我哭出来他才会收手,这次也一样。

  他格外喜欢看我趴在他身上哭的模样,就如同我喜欢看他在chuang上哭一样。

  “嘶…疼…你轻点…唔…真的疼…斯哈…凌少…就这么想看我哭吗?唔…”

  “你既然知道,还要问这些做什么?”

  “我…c…唔…疼…停!停手!c好疼…嗷…轻点…”

  “这不还没哭呢吗?看来还能再挨。”

  “c…我真的要哭了…疼啊…嗷…疼…真的疼…唔…呜呜呜…疼了,受不了了…呜呜呜…别来了,真的疼了,别打了…嗷呜呜呜…”

  “爽不爽?嗯?现在找回自我了?”说罢就是狠狠三下砸在臀峰上,我疼到仰头直腰,手指收紧,紧紧攥着手里的布料,眼泪克制不住的落在沙发垫上。

  “你知道想听什么的。”

  “老攻…老攻别打了…我疼…呜呜呜我真的受不住了…我找回自我了…别来了…真的疼…呜呜呜…”

  “嗬嗬嗬嗬嗬,真乖,早一点这么叫不就得了?疼的狠了?”

  “唔…废话!哪有你这么来的?热身都没有直接皮带加板子,也就我受得住!”

  “啧。”凌少朝我肿起来的身后又狠狠甩了两巴掌,立刻让我清醒的意识到,屁股还在人家手上呢,我飘的有点早。

  看我疼的狠了,他似乎是“良心发现”了一样,扶我起来让我跨坐在他腿上。

  我依旧疼的直抽气,就这他的手喝了点水,又由着他帮我上药。

  心里却盘算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在chuang上狠狠报复回来。

  他察觉到我的心思,笑到“想报复我?等你养好屁股再说吧。”

  C,有个过于了解自己的人就这点不好,想什么他都能知道。

  

  end

  

  

  烂尾了烂尾了,就这样吧,太无情了。

  

  

  

  

  

  

俞朝sp,cp依旧朝俞

★妈卖批发个文真t n的难

★cp朝俞,sp俞朝

★时间线在两人工作之后

★胃疼梗,梗老文笔渣

★sp训诫文,不懂勿入

★ooc预警,注意避雷。

     

前排艾特凌少 @是凌少爷呀i ,人之根本是诚信,咱们不指望别人,自己来。只要你想看,别说我看过原著,就算没看过我都能熬夜补文然后去写。

  贺朝蜷缩在一起,喉咙抑制不住的发 出呜 咽声,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地板上,贺朝疼的脑子发懵,却还是努力咽下呼痛声,以免惊醒睡在自己身边的小朋友。

  太疼了,胃就好像被人拉扯出来搅拌撕裂之后再塞回去一样。

  谢俞觉浅,贺朝不停的颤抖惊醒了他。房间太黑看不清楚,谢俞翻身打开灯,刺眼的灯光惊的贺朝往被子里缩了缩,谢俞又按了一下开关,将灯光变成暖色调的,这才回过身来看他家总裁。

  “贺总,这是怎么了?”

  贺朝疼的牙齿打颤,没有力气和他贫嘴,抬起头看着他家小朋友。

  冒出细汗的额头和潮 湿的鸦睫,无一不在召显着他受了多大罪。

  谢俞撩了一把他被冷汗打湿的头发,认命的起床给这祖宗烧水找药。

  贺朝吃了药,又被小朋友强制拉起来喝了碗大晚上熬制的爱心粥,总算是压住了胃里翻江倒海的疼。

  恢复了一些精神的贺朝,朝小朋友勾唇笑了笑“没想到小朋友这么关心哥啊…”

剩下的去群里看,被屏蔽的要疯了

群号翻我主页,我懒得打

瑶林玉树双鬼小番外

论好基友老攻坑人怎么破

★双鬼道,薛洋受

★接《论在酒吧喝酒碰到老攻怎么破》

★sp训诫文,不懂百度

★邪教,慎入

  魏无羡接过薛洋,朝聂明玦道了谢,而后扯着小破孩上了车,给他系好安全带之后,开车带他回了他们自己的小窝。

  没有回江家,是不想当着他们的面训孩子,叫他落个没脸。顺便也防着江夫人和江叔叔拦着他不让他动手。

  这小崽子出了事之后比谁都老实,比谁都会撒娇,没出事之前简直是不拘着就跟上了天一样。

  魏无羡寻思着这周围也没有飞机场啊,咋就一天天的要飞了一样。

  薛洋无聊,魏无羡从接到他之后到现在一言不发,他咬着嘴里的嫩肉,盯着他男人瞧。

  都说认真起来的男人最帅,薛洋觉得这句话简直就是用来形容他家羡羡的,他家羡羡现在真的是帅呆了,如果他现在不是在生气的情况下那就更完美了。

  魏无羡察觉到他的目光,朝他冷冷的蔑了一眼,看的小流氓都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哼,都怪聂明玦!大块头!傻大个!一天天的挑拨离间!我家羡羡都要被他教坏了!

  “阿羡~”

  “你该叫我什么?”魏无羡目不斜视,盯着前面的红绿灯,思索着一会该怎么给这个小破孩一个教训。

  这小崽子简直是太气人了。

  ……薛洋沉默了一会,咬了咬唇,噘着嘴委委屈屈的道“羡哥哥~洋洋知道错了嘛,你别不理我嘛,好不好~”

  呵,这小崽子,惯会来这一招。

  魏无羡扭头,对他报以一个“和善”的微笑,然后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方向盘上。

  薛洋没有讨到好,总算消停了一会。

  一路飞驰到别墅,魏无羡打开门,勒令小崽子裤子脱了站墙角去反思,任凭他如何耍泼哭闹都不顶用。

  被他闹的烦了,魏无羡甩手朝他屁股上甩了两巴掌,不疼,但确是吓到了薛洋。

  薛洋重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魏无羡。

  他的羡哥哥,就算是生气,也会抱着他的,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冷冰冰的样子。

  薛洋越想越委屈,自从到了江家之后,他知道自己变得越来越娇惯,但是他就是克制不住的委屈。

  魏无羡任由他耍赖般的坐在地上哭,小兔崽子一天不治就要和太阳肩并肩了,这次居然说自己和他分手了,啧,真的是惯的什么都干乱说了。

  “羡羡…你…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你上次也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冷着我…我害怕…呜呜呜呜…”

  阖了阖双眸,魏无羡妥协般的将他抱起来坐到沙发上,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有什么不能和我说?嗯?非得自己闹小别扭?我知道你觉得我忙,没有时间陪你,但是你有没有和我说过?有没有和我沟通过?上次一言不合离家出走,我是不是罚过你?为什么这次还敢跑?嗯?还说我和你完了是吗?”

  “宝贝儿,我之前有没有教过你,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可是…可是你…你凶我,我都服软了嘛…你怎么还是凶我…”

  “委屈了?哥怎么和你说的,你有听进去吗?好了,趴腿上,你要是想耗,哥铁定陪你耗到底。反正我已经和聂老板请过假了,他准了我半个月的假。”

  半个月……

  薛洋觉得犹如五雷轰顶,只好哼哼唧唧的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趴在了魏无羡腿上,将小屁股献祭似的往最高的地方调了调。

  这个时候不乖一点,难不成等着魏无羡揪着他狠打一顿吗?

  魏无羡也不为难他,搂过他的腰动了动腿,将他裤子拽下,巴掌噼里啪啦的扇了上去。

  薛洋吸了吸鼻子,脑袋里只剩下疼字。他家羡羡肯定啊背着他练铁砂掌了噫呜呜呜呜,怎么会这么疼!

  魏无羡打的极其富有技巧,巴掌一左一右的兜风甩在薛洋的臀上,连续的击打让原本白皙的臀部慢慢变红变肿。

  魏无羡停手试了试臀上的温度,将薛洋抱起来往书房走去。

  薛洋害怕,紧紧的搂住魏无羡的脖子耍赖不愿意下来,最后还是魏无羡狠了狠心,将无尾熊似的薛洋从身上扯下来按趴在桌子上。

  取了戒尺,魏无羡按着薛洋的手和腰,手里的戒尺夹杂着风声重重的抽在光 着的臀上,一连五下,砸起了一道青紫的肿痕。

  薛洋疼到仰头惨叫,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从来不知道,魏无羡可以手黑到这种程度。

  对于他的惨叫声,魏无羡不予理会,戒尺往下挪动一寸,一样的打法,又抽出了一条肿痕。

  “嗷!疼…羡哥哥…我好疼!饶了我,饶了我…我不敢了…我不敢离家出走,不敢闹别扭了…我再也不敢乱说了,求求你…求求你别打了,我受不了了…嗷…”

  魏无羡压制住心疼,打定主要一次性给这小崽子的坏毛病掰过来。

  戒尺再次兜风而下,又往下移了一些,同样的手法,打出第三条肿痕的时候,薛洋已经哭到声音沙哑了。

  魏无羡无奈,松了对他的钳制,将人扶起来喂了点水。

  薛洋哭的凄惨,连喝水都呛着了,魏无羡哪里舍得再打下去,将他抱起来,亦如小时候的姿势。

  薛洋嚎啕大哭,他知道魏无羡不会再打下去了,哭的撕心裂肺,像是要把房子给掀了一样。

  魏无羡叹了口气,拍着他的后背,哄孩子一搬轻声细语“宝贝,对不起,是哥不好,哥打重了。但是宝贝儿,以后,你不可以拿我们俩之间的关系说事,不是不能,是不可以!听见没有?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哥不会丢你一个人。”

  “哥…”

  “你啊…为什么总是要闹到自己屁股开花才高兴?哪就舒服了?嗯?不哭了宝贝儿,哥给你上药。以后不许再一言不合就闹离家出走,也不许自己去酒吧,听见没有?没听见就打了啊!”

  “呜我听见了嘛!我疼……”

  软软的小奶音勾的魏无羡心痒痒,亲了亲薛洋的嘴角,魏无羡开始任劳任怨的给薛洋上药。

  至于第二天江夫人从江家赶过来给薛洋带了一堆好吃的以及罚魏无羡跪了半个小时,那都是后话了。

  

  

  end

  日常ooc+烂尾,感谢不弃,我太渣了……

  

重新开了一个群

占tag道歉

重新开了一个群

文在群文件里

有“枯林逢木”那个群的就没必要加了哈

进群随意,玩的开心就好

qun:912491831


度受日常欠打6.

  百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放趴在床上,全身赤裸着,四肢都被绳子绑着,虽然不紧,但也挣脱不了。

  百度皱眉,思考着对自己不利的事情。看样子不像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得罪了什么人不应该绑架他嘛?哪个贼胆子这么大敢在他的别墅里对他不利?

  还没等他思考明白,门就被推开了。

  搜狗手里拿着一个大针管,前面是一个皮质的管子。百度在脑内搜索了一下,很快明白了那是什么,一瞬间炸毛。

  “混 蛋,你绑着我干什么?!快放开我!”

  “醒了?”360跟在搜狗后面,面色看不出喜怒。

  “360你来的正好,搜狗要给我 灌  肠!你快拦住他!”

  “呵,蠢度受,你还看不出来360是和我一起的吗?还敢让他帮你?你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彻底?”

  360冷冷的瞥了搜狗一眼,搜狗立刻禁言,效果实在显著。

  “为什么…”百度看着360,他还是无法相信他会同意。360虽然平日里最冷漠,但是却是最惯着他的。再此之前,从未对他动过手。可是如今,可能是要打破自己对他的认知了。

  “你不乖。”360简单明了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气的百度扭过头不看两人。

  搜狗看了一眼360,那眼神表达的明显就是:你惯的。

  360嘴角一勾,今天他会让百度知道,什么叫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360走到百度身边,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里弯下腰,揉了揉他的小屁股。

  嗯,触感极好。

  “小度,我是不是从来没打过你。”

  360的语气平淡无奇,可百度就是觉得自己听出来了一丝丝威胁。没错,就是威胁!好你个360,现在可不得了了,居然还敢威胁他了?!

  百度喘 息着,胳膊试图挣脱绑着自己的绳子,可还没等他挣脱,屁股就猛的一痛。

  艹!这家伙居然真敢!

  啪、啪、啪、啪……

  360下手极有技巧,疼却不至于伤了他。巴掌一下一下的打上去,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看着巴掌打下去时小屁股上的肉颤颤巍巍的,让一向冷漠的360觉得好像欺负这么个小玩意也蛮好玩的。

  百度没360那么多花花绕绕的,他只知道自己挨打了,还是一向惯着他的人动的手。

  他只觉得委屈。

  360和搜狗、谷歌不一样,他潜意识里觉得360永远不会和自己动手,无论他怎么招惹他,他总是冷着一张脸,只有在自己被搜狗和谷歌打的时候才会多说几句话。

  可如今,这个他潜意识里永远不会对他动手的人却打了他,他有些接受不了,这让本就不耐疼的他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搜狗挑眉,没想到这小家伙被360打几巴掌就哭这么狠,那接下来还怎么继续?!

  360知道他这是委屈,也是在抱怨自己对他动手。但是已经答应了搜狗,他就不会反悔,巴掌还是一刻不停的招呼上去。

  百度发现自己现在哭泣示弱都改不了360要对他动手的决心,哭的更惨了。

  “呜哇哇哇哇…360你…你居然…居然打我…你…你凭什么…呜呜呜呜。”

  啪啪啪!

  狠厉的三下落在左臀尖上,疼的百度调子都变了。

  “怎么?搜狗能打,谷歌能打,到我这就打不得了?惯的你?”

  “你…你…”百度你了半天,就是接不上下半句,只能一个劲的哭。

  “哭什么!待会有你哭的时候!”

  百度被360这么一吓,眼泪生生止住了,挂在眼角,显得楚楚可怜。只可惜360现在没那个怜香惜玉的想法。

  360从抽屉里拿出  润 滑 油,倒了点在手上,修长的手指探进百度身后的那朵小 花,激的百度身体一抖。

  “360…”百度带着哭腔的唤了一声,企图可以让正在扩张的人心软,好放过他。

  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等死的过程。百度现在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种恐惧。无论他怎么讨好示弱,那人就是不停。

  他该知道的,360一旦强势起来,没有人可以动摇他的。

  百度几乎是绝望的闭上眼睛,可是等皮管进入身 体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不知名的液体顺着皮管进入身体,那一瞬间就疼的百度红了眼眶,才收回去的眼泪又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脆弱的肠 壁被刺激着,又热又疼,火辣辣的疼。直到百度觉得肚子涨的不行了,搜狗才停下来,用一个玉 塞堵住。

  “好疼…360…我好疼…”百度怂兮兮的开口,话语里包涵着哭腔和委屈,听的360和搜狗心都要化了。

  “要不…算了吧?”搜狗一向是没有立场,虽然有时候顽 劣不 堪的喜欢整度受,但是最看不得度受受委屈的也是他。

  度受第一次 灌 肠,就被 灌 生 姜水,好像…有点残忍?

  360瞥了他一眼,嘁,没有立场的家伙。

  柔弱的 肠 壁 被生姜水填满,浑身叫嚣着疼痛,那个地方更是被堵着,排出去都做不到。等他稍微适应的时候,屁股上又泛起了疼痛。

  嗖啪…

  是皮带…

  百度仰着头,疼的两只手都抓着绳子才能堪堪忍住。

  噼啪…

  这次是板子…

  360和搜狗站对立,几乎是360皮带刚挥下去,搜狗的板子就接连着甩上去。

  “不要…别打了…我求求你们…呜呜呜…求你们…我疼…真的好疼…不要打了…我错了…呜呜呜呜…不打了好不好…”

  回应他的依旧是屁股上的钝痛。

  “你们都不疼我了…”百度呜咽着说出这句话,360的皮带还是打了下去,只是这一次,搜狗的板子没有再落下。

  360看了一眼搜狗,扔了皮带替百度解开绳子。百度哭的眼睛有些肿,搜狗拿了药和水过来,喂他喝了点水,抱他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百度被搜狗抱在怀里,由360给他那青青紫紫的屁股上药。

  屁股肿了两倍,上面满是被皮带和板子凌虐的痕迹,不过没有破皮,虽然严重,但只要是肿块揉开,好的不会特别慢。

  揉肿块的时候百度像是一条搁浅的鱼,拼命的挣扎却还是没有丝毫用处,百度觉得自己快要绝望的时候,药总算是上好了。

  百度折腾的又累又困,由360搂着睡觉,搜狗则被赶去厨房熬粥。

  百度醒时发现360和搜狗躺在自己两侧,搜狗搂着自己的腰,360的手还放在自己屁股上。发觉百度动了,360眼睛也没睁,骨节分明的手揉了揉手底下的小屁股,动作轻柔的不像话,弄的百度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end


防火防盗防网骗

血与泪的教训,永远不要相信网上的那些兼职。

★原创人物,勿撕

★sp训诫文,不懂勿入

★根据我今天的经历改编,骗子应该死全家谢谢。

  

  

   

  捧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顾城的心已经凉了一半了。

  点开置顶的那个对话框,顾城哆哆嗦嗦的开始打字【哥,借我点钱,我…我钱被套进去了】

  那边很快给了回复【多少钱】

  【七百】

  【七百?你做什么呢】

  【我做了个兼职,我的钱被套进去了,怎么办啊哥,我好难过。】

  【套进去多少】

  【630】

  【乖,别做了,改天我给你】

  【不行啊哥,已经套进去了,怎么办,我要急哭了】

  【套进去就套进去吧,改天我给你】

  【哥…】

  似乎是受不住顾城的软磨硬泡,对方还是转了钱给他。

  只是没过多久……

  【哥,他们还要……还要350,我该怎么办啊】

  【你当如何】

  【再借我点,要是不行我就要报警了,已经可以立案了】

  【网上骗子多,你要想清楚,就这样直接报警吧,钱不要了,当长个记性。你在什么地方找的兼职?】

  【wu ba 同城上投的简历,我一开始觉得做个兼职交个押金什么的很正常,可是它越套越深了,怎么办啊哥。】

  【别弄了】

  【我真的是要哭了】

  【不准你再往里投钱了,听见没有?】

  【我知道了…】

  顾城阖了阖双眸,找自己同学借了点,然而结果不尽人意。这下子顾城算是彻底认输了。

  顾城给男人打电话的时候,男人正在忙着签文件。

  “哥…”哽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男人心里已经有数了。

  “被骗了?”

  “嗯…怎么办啊哥…两千块钱就这么没有了…我就是个傻逼…唔呜呜呜…我…我只是想挣点钱…”

  男人放下手里的文件,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一点多了,也不知道小崽子吃饭了没有。

  “吃饭了吗。”

  “没…没有…唔…我…哥…我…”

  “别哭了,出来,我带你去吃饭。”

  “我…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得过来,别等着我去抓你。”

  

  挂了电话,顾城从床上爬起来,他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哪里有两千块钱给骗子套,还不是东拼西凑找人借的?

  这一下,满盘皆输。

  

  男人见到顾城的时候,顾城脸色发白,手脚冰凉,昏昏沉沉的没有什么精神。男人看在眼里,什么也没有说。

  

  勉强吃了两口,顾城停了筷子不愿意再吃下去。他有些反胃,心里惦记着钱的事儿,根本吃不下去多少。

  男人似乎是妥协了,结了账带着男孩去了他家里。

  

  “裤子脱了,跪墙角去。”这是男人进了家门后的第一句话。

  顾城心尖一颤,却什么也没有说,乖乖照做。

  跪在熟悉的角落,顾城心里难受的紧。

  真的是,明明知道对方是骗子,为什么还要不停的转钱?明明哥已经和他说了不许再投钱进去,为什么还是找人借了钱?

  经此一事,顾城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的确确是个傻逼。

  不知道跪了多长时间,男人从沙发上起身,解了腰上的皮带,挽起袖子,朝跪在墙角的顾城道“滚过来,趴沙发上。”

  长时间的跪姿压的顾城双腿发麻,顾城扶着墙壁缓了缓,才朝沙发走去。

  “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哥,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不自量力,是我考虑不周,是我……算了,哥你打吧…我会记住这次教训的。”

  男人摇了摇头,扬起皮带毫不留情的抽下去。

  顾城呜咽一声,抓紧了手底下的沙发面料,他知道这顿打不好挨,他也心甘情愿的受这顿打,只是无论做了什么心里建设,该疼,还是疼。

  “打你是因为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一个发泄的端口,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你哥我是养不起你还是怎么了?你想挣钱我可以理解,被骗了是因为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人这一辈子,谁没被骗过一两次?吃一蛰长一智,一点点挫折就打垮你了?嗯?”

  “我…呃…疼…我就是…就是觉得…哥…疼啊…”

  “觉得什么?觉得两千块钱太多了?两千块钱买你一次人生教训不算贵,最起码你还知道报警。”

  皮带一下一下的抽上去,男人没数打了多少,顾城也没有数。看着手底下的屁股由红到紫,高高肿起,男人放下皮带,将顾城拉起来让他跪在沙发上,喂哭的凄惨的他喝了点水。

  顾城脑子发懵,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心疼钱。

  男人叹了口气,将人搂进怀里“好了乖,别哭了,记住这次教训就好。你想挣钱我可以理解,咱们别着急慢慢来。哥还能连你都养不起吗?知道咱们城城想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了,但是宝宝,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别伤心了,忘了这件事情,以后跟在哥后面,你的人生之路,哥会陪着你语一起走,乖,听话。”

  顾城看着男人,良久才颤抖着说了一声“好。”

  人这一生,崎岖坎坷很多,总要走些许弯路,人生的经验,便是从这些蜿蜒崎岖里得到的。

  所以,不要害怕,只管往前走就好,走到春暖花开,走到灯火通明,如此,甚好。

  

  

  

  我就是顾城那个傻逼,连着被骗了两千块钱,我写这篇文,一是为了提示大家防止上当受骗。二是为了感谢我群里的家人们。他们在我无措的时候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他们不惜众筹替我还掉这笔钱。

  明明是我自己的过失,到头来却还要连累他们帮我度过难关,这份恩情,我这辈子没齿难忘。

  余生一起走,我们2025,不见不散。

  

  

  

  


感谢小可爱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虽然我现在属于半退圈的透明状态,但是我会在群里一直陪着你们。
同样也希望我们余生可以一起走过
枯林逢木始成森,你们就是我的“木”
我这片“枯林”,拥有你们这群“木”,才能变成真正的“森”
余生让我们一起努力进步,一起加油!期待2025❤❤

二水:

占tag致歉(我为什么老是占tag)
但是我一定要来秀一下我限量版的书!
限量!!!!!
啊!!!!!
我真是太喜欢枯林逢木里的各位了,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家人的氛围了,真的很温暖。
我也不是什么会说话的人,管他这么多先吹一波我们的大家长顾先生 @顾先生__权老板
她是神仙!!!
我爱她!!!(危险发言)
再吹一波大哥 @桃夭灼华.
她也是神仙!!!
我不敢说爱她(迫于述哥的压力,失礼了哈哈哈)
还有一众神仙太太我就不一一艾特了(就是懒)
都是一群温柔可爱的人呀~
枯林逢木始成森
余生我们一起走呀~
我还要吹一波我【限量】的书!
超厚!还有老板的亲笔签名!!!
我死了!